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水果老虎机

时间:2020-02-28 13:51:23 作者:ca88 浏览量:34304

AG非凡同享💰【6ag.shop】💰【水果老虎机】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见下图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见下图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如下图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如下图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如下图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见图

水果老虎机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水果老虎机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1.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2.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3.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4.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水果老虎机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159彩票网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澳门大金沙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环亚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

澳门金沙威尼斯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

ag澳门威尼斯人

芒碭廢帝代日本禅僧制陰道論....

相关资讯
高尔夫平台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

威尼斯棋

古人雲:天道謂之陽,地道謂之陰。陽道謂之乾;陰道謂之坤。夫陰陽協則乾坤正位,人倫正綱。要之陽道舒,陰道促,陽倡陰和,則男行女隨,夫唱婦隨。是以夫必長於婦,婦必少於夫,否則齊年亦甚佳也。設若婦長於夫,不免太乖禮制,有失正統。千年而後,帝深以為是。

古之陰陽和諧,是故綱常有序,人倫不失。今則不然,所謂有識者鼓吹男女平等,高唱無尊無卑,實則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者,賤民與大冠不同食,貧家與豪宅不同參,種種等等,無不尊卑顯明,非平不等。然而行之平等之名,道乎均權之稱,是行苟且而自標榜者也。此之謂陰陽之分,男女有別,非特古事外疆以遠,然則今亦有之且近者也。

子曰:巧言令色,絕非善類;鼓唇聒舌,必定小人,帝深以為然。天上地下,母也至大!今天受汙染,地招摧殘,天地失性,乾坤異變,此節陽道逐利之罪業,陰道失利之果因也。既如此,何不乾坤顛倒,牝雞司晨,複我女權,揚我雌威,大哉母系,至陰抑陽,令善伐惡,以奏物極必反之效,以彰矯枉必須過正之功!

然則帝失國百餘年矣,如今潦倒混跡於市井,窮迫浪跡於天涯,人微言輕,言不足以成事,行不足以建功!惟發感喟,自娛自慰爾矣。嗚呼哀哉,豈不悲乎;哀哉嗚呼,淒淒秋風。

附記:

廢帝暇讀日本禪僧玄侑宗久《禪の生活》小冊,內有論及其國男女平等事。帝君有感而發,撰此小文綴於末頁,勉為代聖人立言,替賢者續傳之難事。示諸諸君,承其安教。

....

热门资讯